早川

耽美乙女文手,画画已经随缘了。日常随机掉落月pro Alive乙女段子,其他坑的文儿偶尔也会掉落(ps.暴打作者是不会掉落稀有段子的,寄刀片恐吓作者也不会产甜粮的XD)

自打我入了国漫绿蓝,我发现我想到的梗,没有一个是人家没写过的。。。我现在甚至不知道还有什么新梗能写了。


【昂凉】槲寄生之吻

凉太暗恋着昂辉,但一直没有说出口。

看着一直在忙着准备圣诞晚宴的忙碌身影,凉太手中摆弄圣诞树装饰的动作迟缓下来。

好喜欢昂。

喜欢得不得了。

偷望他专注于料理的侧脸,那细细品尝着味道的嘴唇。他的轮廓,在温暖的圣诞灯火的影射下显得柔和而温暖。

窗外的街景在黑暗的笼罩中闪烁着霓虹灯的光辉,红色绿色的小彩灯,驯鹿装饰脖子下叮当作响的铃铛,街上播放的音乐,熙熙攘攘的人群,充满着圣诞的气息。

圣诞节是要和月pro的大家一起过的,凉太虽然挺高兴,内心却少不了一些遗憾与埋怨。

如果这一天能和昂单独约会就好了。

凉太抬起手臂够了够旁边那盆槲寄生叶间小小的红色果实。

这盆槲寄生是卫带回来的,说是为了找到一些创作的灵感。

凉皱起眉头。这个人明明有招财树,却还嫌不够呢。自己的心里,光是有昂在,就几乎快要被填满了。


晚饭之前,剑带着一伙人出去闲逛了。

关门声伴随着门把上叮铃的一声清脆,吵闹的屋子里安静了几分。

凉太盯着昂辉的身影发呆,只是应付着说了句“出门小心”,而回过头来依旧游神。

现在这里只有凉太和昂辉两个人了。

不过谁也没有立马意识到如今是两人难得的圣诞夜独处时光。

昂辉把炉子点上,盖上锅盖,较为漫长的加热将他的料理工作稍微告一段落。

他擦了擦手向客厅里走来。


“诶...啊!昂,打算稍微休息一会儿了吗?”

凉太回过神来,语气有些慌乱。

昂应该没有看见自己盯着他出神的傻样子吧?

“我去泡些茶...”

“没关系,我来就好了。”昂辉打断凉太的话,转身又回到厨房里。

等着他的时间,凉太无心摆弄什么圣诞树的装扮。这样的空气,有些焦躁,有些心跳不已。

他跪坐在槲寄生树的枝叶下面,从下向上窥望天花板上的彩灯,关掉主照明灯的时候,小彩灯在昏暗的天花板上好像星星一般闪烁。


“我泡了热的柠檬红茶,给你的加了一点蜂蜜。”

昂辉温柔的声音在凉太的背后突然响起,使他搓捻槲寄生树叶的指尖都颤抖了一下。

“啊...谢谢。”

凉太接过茶杯,和昂辉并排坐着。

他望着深棕色液体中倒映着的树端可爱的红色小果实,心跳微微加速。

水面上方的树枝上映出一只手,捻下一枝槲寄生的枝桠。

“昂?你揪它做什么...”

话音还没落,那只取下槲寄生枝叶的手贴到了凉太的耳侧,微凉的感觉像触电一般从脸颊蔓延全身。

“我就觉得凉和槲寄生的果实很配呢。”

“哈...?”

“惹人怜爱的小小果实,泛着可爱的红色...噗,”他笑了起来,“就好像凉现在的脸色一样。”

凉突然感到浑身,尤其是脸颊变得好烫,然而这并不是喝了热茶的缘故。

“凉...”

一瞬间,凉太的视野被昂辉英俊的脸庞占据,因为惊讶而睁大的双眼中映出昂辉蓝宝石般的瞳孔。

昂辉在凉太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圣诞快乐。顺带一提...”昂辉用指尖轻点凉太的下唇,“槲寄生树下的人,可以和任何人接吻哦。”

昂辉笑着摸了摸呆愣在原地的凉太的头顶,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那么接下来,把最后的一点也搞定吧!”他扶着厨房的门框回过头来人畜无害地温柔笑着,继而说到,“果然只是这样,不能当做圣诞节的礼物呢。”


.......真是的,昂这个家伙。

凉太像鸵鸟一样把脸埋在沙发的靠垫里。

那就把你自己送给我啊,什么的...才不会说啊!笨蛋...


在圣诞节的晚上同时红着脸小鹿乱撞或许也是种默契吧,并不是天冷的缘故呢。


“呀吼!我们回来啦!外面下雪了呢!”

空和望第一个冲进屋子,“哇啊啊~冷死啦!”一边闹着一边在暖和的沙发上打滚。


“真是的,又变得吵闹起来了呢。”

凉太触摸着发间槲寄生的叶子,感到内心涌动起一种足以融化整夜白雪的温暖与满足感。


“果然,最喜欢昂了。”



我们,究竟还能再见多少次?

我,樱庭凉太,有一个超能力——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计数器。

放眼望去,每一个的头上都有着这么一个东西,上面的数字代表着,在余下的人生里,我还能与这个人相见的次数。

人群熙熙攘攘的街头,一连串的个位数中偶尔冒出几个星星点点两位数——都是与我的人生几乎不相干的路人。

看到事务所经纪人头上的数字,意外地小了,就想到,或许在不就的将来自己将会从这里跳槽吧。

坐在教室里的时候,周围那些原本很大的数字,如今正随着时间一滴一点地流逝,才恍然发现,自己也已经是高中三年级了。

今天剑和昂头顶的数字还是一如既往的四位数,是一直以来最使我安心的事情。我窝在沙发里,咽下最后一口温热的红茶。

听说昂捡回一个男人的事情之后,来到他的家里拜访。当我注意到那个人头上的数字的时候,手一抖差点把昂家里的茶杯打碎。

那一刻,我便知道了,这个人也将陪我们一起走很长一段路了。看见昂脸上的微笑,内心有一种醋意但却又莫名地安心。

那一天,剑对我说事务所安排他去海外的事务所分所接很大的工作的时候,笑的一脸很傻很天真的开心样子。我虽然有些意外与不舍,但还是对他表示祝贺与支持。

那一天晚上,他抱住了我,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透过高层房间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看楼下川流不息的车灯与都市霓虹的绚丽。

在灯火一闪的瞬间,我定睛注视着窗上反射着的剑的倒影。

那个巨大四位数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闪烁着刺眼赤色光的数字“1”。

在剑即将登机的下午,我拽着他的外套袖口止不住地哭泣着。我死死地拽着他的手臂,第一次在他面前毫不矜持地放声大哭。

剑还很奇怪地,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他为我拭去泪水,为我绽出一个笑颜说到:“好啦好啦,等我回来了,大家再好好聚聚。”

之后的日子,我们每个人都渐渐忙碌起来。

以前和剑一周要打两三次电话每天都要通短讯,而近来聊天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好快,人生真的匆忙又过于“充实”。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却又不知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多少的东西——比如,那些随着时间一个个逝去的个位数字。

六十多年后,我躺在医院的手术室里。

我真的好累好累,累到快要抬不起眼皮了。

我用力撩开眼睑,透过手术室里反光的镜子,意外地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有“数字”的人。

赤色的1如今是那么醒目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明白了,原来我的人生是那么匆忙,匆忙到只剩下不断地和身边的人告别,甚至却来不及和自己告别。

我闭上了眼睛。

于是,那个映在镜子里的,属于我的数字1变为0的瞬间,为我今生的这个超能力画上了最后的句号。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放眼望去,每个人的头上还是有那么一个计数器。

满世界清一色的“1”。

在那边,昂,卫,还有剑,在向我招手叫我过去。

他们的头上也是无一例外的数字“1”。

我第一次含着泪水毫不矜持地大笑着向他们跑去。

因为这一次啊,

终于再也不会说再见了。

SOARA那边浪过一圈,回到Growth想写点啥。。。水仙我还没有更完,反正没人看,再拖会儿。。。突然想拉SOARA×Growth非同组合内CP。。。比如昂空啊,再比如。。。宗昂,宗凉什么的。。。卫空,剑空好像也挺好吃??只是这些几乎没啥人产。。。我是继续产乙女还是搞点BL??


【SOARA乙女】毕业告白——前辈...(守人×你)

这回采用了第一人称,以“我”的视角写的一个暗恋着守人的少女的心路历程,可谓是先虐后甜。之前看lofter上有人写宗司的乙女文,关于honeyworks的“前辈”这首歌的,我就又心血来潮,码了这个。

注意避雷,以及ooc属于我。


正是樱花盛放的四月,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好不容易才勉强追上那个我所寻找的背影。

耳边的各种声音充斥在这条窄窄的林间小路里——谈话声,祝福声,哭泣声,女孩子的声音......

守人前辈就在哪里,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那棵树下,沐浴在粉红色的樱雨之中。

他被众多的女生围着,粉红色的花雨将她们的身影淹没。

现在的我所能做的事情究竟还有什么呢?我低头看着手中被汗水浸得有些潮湿褶皱的信边,上面还用着尽可能漂亮的钢笔书法写着——给在原守人前辈。

我驻足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景象在一片樱色中渐渐变得模糊。泪水涌出眼眶打湿了我手中的信封,我紧紧地攥着那小小的信笺,就如同紧紧地握着一双即将抽开的手。

守人前辈...结果我还是...


从初中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的前辈,就是如今这个在毕业之际被女生围住告白的人。

前辈是个非常温柔稳重的人,不但十分可靠,成绩优秀,还长相帅气,眉清目秀,在女生中非常受欢迎。

我喜欢的一直是这样一个人,而喜欢着他的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毫无特点的再平常不过的女孩子罢了。

初中的时候我就一直喜欢着守人前辈,甚至为了能够有更多接触的机会,在他初中毕业之后,我开始异常努力的学习,只为了能够和他考上同一所高中。甚至因为努力过头,在中考结束之后,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高烧了三天。我的资质天分和体力真是再普通亦或者是平庸不过了,可是我真的好不甘心就此而止,于是我拼命地努力努力,怀抱着自己也就只有在努力这一件事上有天份的心情,努力地向喜欢的前辈靠近着。

是的,那一次我成功了。

天知道我那次有多高兴。

我终于,能够再和自己喜欢的前辈度过那么一段时光了。


第一次与守人前辈重逢,笑着装作很巧的样子。

埋伏在教学楼门口,装作偶遇的样子,道一声早安。

在午休的时候和朋友坐在三年级教室窗户前面的长椅上面吃午饭。

放学后偷偷地跟在前辈后面,在走出校门的时候跑上去打招呼,装作顺路的样子和前辈多走一段路程。

只是偶尔这样零零散散的时间拼凑在一起,其实并没有多少,平时的时候还还是没办法遇到的次数多一些。毕竟不是一个年级的,平时很少能够有时间遇到。

稍微有和前辈变得熟悉一点吧?

我们稍微有靠近一点点吧?

这样就有变得更亲密一点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直只是坚信着只有在努力这一件事情上有天份的自己,每一天都尽可能地更加努力地向着前辈的方向前进着。


然而,时间总是过的太快。

明明还想要再稍微努力一下子,却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是转年的四月了。


...前辈,就要毕业了。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明明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明明连那句“喜欢”都还没有说出口。

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开始...

可是前辈就又要离开了。


我现在还有什么能够做的呢?

...明明我,只有在努力这一件事情上有天份而已...

但是如今我也不能抓住前辈的衣角,告诉他不要走...

我听说前辈顺利考上了他第一志愿大学的商学部,还加入了乐队组合和事务所开始了艺人道路。

他好耀眼,如同夜空中闪闪发光的启明星,点亮了我的整个世界。

可是我却追不上那颗星,任凭我怎么伸出手去,也无法捉住那天边的星辰,那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的星子的尾巴。


如果我的时间可以再稍微前进一点点的话。

说不定就可以和守人前辈坐在同一个教室里,就能和守人前辈成为邻座,和他分享课本,一起吃午饭,放学一起回家...

也许就可以,成为前辈的恋人,理所当然地牵着前辈的手,感受前辈的温度...

可是,偏偏却不是这样...

什么也不能改变。


于是在前辈毕业之前,我给前辈写了封信。

把前辈所有所有的坏毛病!

全部!全部!

写了下来...


「太过温柔」

「太过体贴」

「太过成熟稳重,冷静可靠」

「太过擅长音乐」

「太过优秀」

「太受女生欢迎」

不知不觉...写了太多...

全部都是前辈的坏毛病,我应该最最讨厌...然而却最最痴迷的...前辈的坏毛病。


为什么是你呢,守人前辈?

为什么你是这么温柔这么优秀的一个人?

为什么让我喜欢上那么好的你?

...永远追赶不上的,那个你...


如果我喜欢的人不是你就好了...前辈。


我曾思索着把这封信当面交给你,就像现在徘徊在这里的我一样。

可是无论哪一次,我最终都只是选择了放弃。

因为我是,只在努力上有天份的人。

能够被喜欢的人喜欢的福气什么的,那种东西,我一点都没有。


廉君和望君曾经发现我喜欢前辈的事情,并鼓励我多去向前辈搭话,不要放弃。

真的很谢谢他们,也是因为他们,我才打算写了这封信。

可是我最终还是辜负了他们帮助,我是个胆小鬼。

这封信,一直被我放在抽屉的最底部,直到最后一次见前辈也没能送出。


以后在这个只剩我一个人的地方,就连和前辈打招呼这件事也做不到了呢。

我只能无可奈何地一个人苦笑着,甚至连笑着祝福和告别的话语都难以倾吐。

可是前辈...我果然...


“啊,原来你在这里啊?”


诶?怎么会...结果还是被前辈,发现了?...这样的我。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前辈。

你可真是个过分的人。

但是却是我最最喜欢的人。


“好了,别哭了啦。”守人前辈向我递过来他上衣口袋里的手帕,但是我并没有接过。


“没关系的,只是...花粉过敏...前辈的手帕会弄脏的。”

只是随随便便的借口罢了。


但是守人前辈还是向我靠近过来,用他的手帕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水。

多么温柔的一个人。


“花粉过敏的话还要来这种到处都是樱花树的地方?好了,我带你先离开这里。”

前辈牵着我的手,引领我向前走去。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只能依稀辨别道路的方向。

这是我第一次,理所当然地握着前辈的手——那宽大而温暖的手掌。


我们在远离喧嚣的路旁止步,这里几乎没有人路过。

“这个是?”他注意到了我手中揉皱的信笺。

“这个...不是!没什么...”我把它藏在身后。

“是要给什么人的吗?”

“...没有...什么也没有。”

“如果这封信真的有收件人的话,还是快点交出去比较好哦。如果把它扔在角落的话,它一个人会很寂寞吧。”

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守人前辈。

“可是...或许已经没有用了吧,这种东西...什么也改变不了。”


我低着头,握着裙角的手微微颤抖。

“不送出去的话就什么都不知道哦,这样的话这封信曾经寄寓的希望也终将成为遗憾吧?”

守人前辈用温柔的嗓音轻柔地说着,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让此刻我感到一种安心感。


“前辈...守人前辈....”

前辈,我果然还是...!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前辈了!”


说出口了,这一刹那有一种心里紧绷的弦突然断掉的轻松感。


“一直一直,从很久开始,就喜欢前辈了。一直一直,只看着你,一直一直,想要把这份情感传达给你...”

我又开始抽泣起来,止不住的情感从心底涌出。

是关于守人前辈的,所有所有,一直没有说出口的情感。

泪光中的守人前辈好像在微笑着,他的面容向我靠近了过来。

唇上留下了温柔的触感,是守人前辈的吻。

非常非常温柔的,来自守人前辈的温度。


“好孩子,说出来真是了不起呢。”前辈把我搂在怀里,像抚摸小孩子一样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身体。

“我一直,也喜欢你。”他在我耳边低语。

“我一直有看着的,努力的你的身影。”

他笑着低头俯视着我,眼里满溢出不尽的喜悦与温柔。


“等你毕业了我就来接你吧,倒时候你也来月野事务所工作看看吧。现在只是暂时的分离,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毕业季的樱花气息浸润在四月的春风里,带着恋爱的温热在香甜的空气中消散开来。




“所以那封信究竟是?”

“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了。”


毕竟曾经打算用笔墨传达的情感,如今已经用简单的话语传达到了。


——前辈,喜欢你。


为什么空空这么可爱!?我突然想吃Alive双队长昂空CP了。。。这俩人好好吃啊!!。。。我产粮的咸猪手已经按捺不住了!


【SOARA乙女向】夏天,结束了...

大原空×你(看起来似乎是假乙女)一直都很想看平日里大喊着青春的空说出“夏天结束了”这种青春失恋话语。我真是恶魔...这篇里女主就是活在对话里的,而守人也是不太描写的客串角色。这或许和我今天看了昨日青空电影有关,还有我...就是想把空弄哭,他太可爱了。(果然是魔鬼)

“那个女孩子离开了呢。”

“空...”

夏夜的风静静地吹着,吹得手臂露出的肌肤有些冰凉的感觉。夏草的清香在空气中飘散,随着风儿融解、消散。

守人只能静静地看着身边的空略微寂寞的身影,什么也说不出口。

空抱着膝盖坐在和室木制走廊的外延,低垂着头看脚边草丛里萤火虫微弱的光芒,晚风吹起他的头发,他将脸深深埋在臂弯里。

“守...如果我当时追过去和她告白的话是不是更好呢?可是我...直到最后连一句再见都没有来得及说...”

守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除了听空偶尔冒出的几句话以外,现在这种情况甚至连安慰的话语也不知道如何表达。

那个女孩子对于空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在守人看来,她一定是对空很重要的人吧。

“空...打起精神来。”

“...我曾想,是不是说了再见,就真的可以再见呢?”

空抬起头来转过脸看着守人,他好像笑着,但并不是在笑,泪水不断地从他的脸颊滑落。他似乎不想要自己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呐,守!”空伏在守人的肩头用有些嘶哑的声音低声呼喊着,“为什么她就这么离开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不是的,你并不是,空...你不是一个人。”

守人轻轻地搂住空的肩膀,轻轻地,如同哄小孩子一般轻轻地拍打着空的后背。

空开始抽噎起来,而后渐渐地变为小声地哭泣。

“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后悔...没有追过去...哪怕...只是...为她送行也好。为什么...在我的青春里...那个人最终...还是缺席了...呢...”

空抓着守人的衣服的手颤抖着,止不住地抽泣着,渐渐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空,深呼吸,说不了话的话先别勉强自己。”

于是空之后一段时间便什么也没有讲,没有勉强自己从不断的啜泣声中挤出几个快要连不成句的发音。

他似乎渐渐平静了下来,呼吸的频率变得舒缓了一些,也渐渐停止了抽噎。

“抱歉,守...让你看到这样的我。”他推开守人直起身来,似乎并非错觉般的,此刻的语气意外地冷静。

“稍微,冷静下来了吗?”守人轻柔地说,他让自己的语调尽可能的再温柔一些,就好像害怕现在的空又不知何时会崩溃掉一样,空现在的这种平静的语气令他后背有些发凉。

空仰起脸去,面对着低垂的黑蓝色天空,深深地望着天空的那一头,不是在寻找星星或者其他的什么,而是紧紧地盯着天空里深邃而望不尽的黑色漩涡。

虫鸣低吟,萤火虫已经从刚才的草丛里飞走了。

“九月了...夏天,快要结束了呢。”

空向天上伸出手去,握紧拳头想要抓住什么,但又松开手,任凭什么东西从指缝间流去。

守人看着空的样子,如同回想起什么之后,他突然了解到。

那是任凭空无论如何也抓不住的夏日清风,带着夏天里还来不及闪耀的美好爱恋,悄悄地逝去的,属于他的那一段时光。

而现在的空,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只是为什么...有些人,长大了就要走散啊?

【SOARA乙女向】毕业告白(空×你)

第一次写SOARA的乙女文,讲真我抓马都没怎么太听,凭印象写,大概bug很多吧。ooc的地方轻喷,让我稍微熟悉一下SOARA的文怎么写。顺便,大原空什么的真是天使!!


那么正文来吧↓


“那个,XX酱,请...请等一下!”

你回过头,发现是隔壁班的男生,那个名为“大原空”的音乐天才。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唔...那个,”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对你说,“今天放学之后可以请你在第一音乐教室里等我一下吗?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所以,拜托你了!”他紧闭双眼向你深鞠一躬。

“啊,好...好的。”虽然不知道突然叫你等他是出于什么缘故,但你还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马上就要上课了,XX酱快回教室去吧!”他撂下这句话便一溜烟跑了。

“等...”然后剩下你一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这究竟是...”


你有些在意空君的事情,焦躁不安地挨到放学。

你推开音乐教室的门,空君还没有来过。中央巨大的黑色三角钢琴占据了很大一片空间,你抚摸着钢琴的黑白琴键,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居然发现了几张乐谱。

“这是谁落在这里的吗?”你拾起乐谱,上面的字迹还很新,雪白的纸张上有被多次涂改过的痕迹。

“五线谱...不懂啊...”

你对于谱子上音乐的曲调很好奇,但又因为不识谱而有些苦恼。如果是空君的话,应该认得吧。

果然,还是很在意,空君的事情...

他究竟要对我说什么呢...是很重要的事情...

该不会是...


“啊,抱歉XX酱!让你久等了!真的非常对不起!”音乐教室的门被突然打开了。

你吓了一跳,手一抖把乐谱散落了一地。

“啊,抱歉。”他快步走过来帮你拾起地上的乐谱。

“没关系的,空君,我自己来就行...”

“诶?空空空....空君?!”他脸迅速一红,抬起脸来,正好对上你的眼睛,彼此的脸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厘米。

他一惊,向后撑住地面坐在地板上。

“...不是大原君而是...空君吗?”他红着脸说,“说实话,稍微有一点点高兴。”

他的视线下移,终于停在了手中的乐谱上。

“嗯?这个是...这个不是我找不到的那几张乐谱吗?!”

“原来这个是空君的啊。”

“嗯,我还以为弄丢了。”

“虽然我不认得五线谱,但是这几张谱子写的很认真,光是看上面的音符就觉得很厉害,会是首很棒的曲子啊。”你无意中赞美道。

“诶?啊哈哈,没有啦...也没有那么厉害啦。”

他挠了挠头,害羞地笑着。

“不过这样就准备齐全了呢。”

“??什么?”

他站起身来,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我说过,有很重要的话要对XX酱说来着。”

他把刚才的乐谱和他带过来的乐谱合在一起,理成整齐的一沓。

“很快我们就要毕业了呢。所以,在这之前我必须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你,XX酱。其实我...”他深吸了一口气,“一直都...很喜欢你!”

“你可能会很意外,因为我们没有说过太多话呢。自打入学第二学期你在音乐教室里面一个人练习唱歌的时候...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的声音很好听,我真的非常喜欢你的歌声!...那个啊...你还记不记得去年情人节的时候碰巧送过我巧克力来着?虽然是义理的...但是我那时候真的超级超级超级高兴的!因为...我终于和喜欢的女生,稍微熟悉一些了...”

你回想起来之前的事情,想起来你对于唱歌的兴趣,也是因为听过隔壁班的他的吉他与作曲之后产生的。

你其实,很在意隔壁的空君。

“巧克力的话,算不上义理哦...”

“诶?”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时候的送巧克力的心情大概是...粉丝的礼物吧。其实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空君!”

“诶??真的吗?什么时候开始?”

“在你关注我之前吧。我一直都很在意空君的事情,但我一直把这种情怀认为是粉丝对偶像的崇拜。但是,我发现现在这份心情变得不一样了...”

“这,也就是说...”

“是的,我在空君喜欢我之前就喜欢上空君了。”

他反应了一下,你看到他从脖子到耳朵都在一点点变得红透。

“我...我好高兴!”他抱住了你,“我真的好高兴!”

“空君...”你轻轻地回抱他。

“呐,XX酱,这个啊。”他举起手里乐谱,“这首歌,是我为你写的,本来想着在毕业之前送给你留作纪念的来着,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他眼角含着泪笑起来,不知道是酸楚还是高兴的泪水。

“那么我现在唱给你听哦。”他把谱子放在钢琴架上。

沉默了两秒。

“嗯~好像哪里不太对~...啊!对了!XX酱你稍等!”他冲出音乐教室,不过没过两分钟就回来了。

“果然,这首歌...还是...用吉他来演奏...才最好啊!”

他喘着气,拭去额角的汗珠,坐在钢琴前面的椅子上面。谱子还放在琴架上,只是真正演奏的乐器不是钢琴,而是他手中的这把吉他。

他深呼吸,下一秒,和弦的旋律在整个音乐教室响起,他的声音伴着吉他声,将整首歌里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


——“用歌声寄寓的爱恋,终于能够传达给你了呢。”





【Growth全员向】关于爱

内含福利(划掉),是关于希腊文化或者宗教文化中关于“爱”的不同表达形式:神爱,手足之情,性爱,家庭之爱,抚爱。虽然我对于这方面并不太懂,或许写的也并不是很在点儿上。

注意!这里的每个故事的时间线和世界观都是不同的,因此并不存在什么上篇大亲友剑凉在下篇上了床什么的。

依旧,爱与温柔属于我最爱的Growth,ooc属于我。





【origin卫昂】Agape——神爱


“昂,你在想什么?”卫合上翅膀,降落在昂所坐的树枝上。

“卫,你看。”昂伸出手向云层下面指去,“布朗先生的妻子正要生育孩子,但是他们的孩子将会夭折。渔夫的船在海上失事了,他家里还有妻子和三个孩子在等他。那里的两个国家打算开战了,但是我不能为任何一边祈祷胜利,他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好好活下去...”

“昂,你每天真是有好多事情要做啊。”

“神爱着芸芸众生,所以作为他的使者的我们也是这样。只是他太忙了,但我们也不能够擅自为神下决策,左右任何一个人的生死,唯一能做的不过是执行神的命令,并且祈祷每一个生命都能够幸福罢了。”

“这么说,昂你也会爱我吗?”

“当然,尽管你不属于那些地面上的生命,但是神的爱也是无条件的给予任何一个种族的,包括恶魔。”

“是吗...如果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你也会依旧爱我吗?”卫在一瞬间移动到昂的身侧,将他狠狠按在怀里,尖利的爪抓住昂的羽根,“如果我说,不许你爱别人,将你变成只属于我的东西,你也依旧会爱我吗?”

昂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直起身子注视着卫,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恐惧与波澜,盈满的只是温柔与笑意。

“愿神的爱与祝福降临与你。”

他合拢双手,真挚地为卫祈祷。




【剑凉】Phileo——手足之情


“凉!”剑从凉身后窜上来,手臂搭上凉的肩膀。

“呐,凉,今天晚上你是不是有空了?一起去卡拉OK吧!”

“嗯,可以哟,说起来也是好久没去过了呢。”

“耶!明天是休息日,今天晚上可以玩儿个通宵了!”

“剑,熬夜的话对身体不好哦,熬夜可是皮肤和美容的大敌哦...”

“嗯?我的话偶尔倒是没关系,不过好像突然想起来,凉比起我更纤细一些,脆弱一些,娇弱一些...嗯,女子力更强一些...”

“剑?!”凉微笑着拽住剑搭在肩头的手,用力地掰他的手指头。

“啊啊啊啊!凉,别...凉大人,饶命,我错了!”

“哼,贫嘴不是?”

“嘛~不过我知道凉不会真正生我的气~”

“这么自信?”凉笑了起来。

“毕竟我们一直是大亲友嘛!最喜欢你啦!”

“真不愧是剑呢,我也最喜欢剑哦~”

“嘿嘿,走吧,凉!去卡拉OK!今天晚上要玩儿个通宵!”

“真拿你没办法呢。”

“以后也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剑凉】Eros——性爱


“凉...”昏黄的灯光下,剑叫着凉的名字,深深亲吻着身下的人。

“剑...不行了...已经...快要...啊...”泪水纵横地在凉原本白皙姣好的面容上流淌,白色的液体打湿了纯白色的被单。

“很疼吗?”剑有些心疼地低头看着凉情欲与疼痛交织的表情,“不要哭啊,我会轻一点...”

“笨蛋,我是因为太高兴...唔...才忍不住...剑的一切,我都想要,所以...嗯...再多一点”

再一次交叠的嘴唇与心意,从凉的喘息声中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

——“我爱你,剑。”






【全员】Storge——家庭之爱


“哇啊,今天的晚餐菜单上居然有汉堡肉!赞美昂妈妈!”

“可丽饼看起来好好吃,真不愧是昂妈妈~”

剑和凉一左一右,一唱一和,对昂一口一个妈妈地叫着。

“你们啊...”昂皱起眉头有些好笑地把碟子摆到两人面前,眼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

“这么说来昂是妈妈,我和凉是孩子的话,那么卫就是爸爸咯?”剑突然把话题的投向卫。

“诶?”藤村卫不明所以与感到危机.jpg

凉立马向卫投来了犀利的眼光,“哎~昂妈妈要和这种生活自理能力十级残废的neet在一起,真是太惨了。”并且在餐桌下面用力踩卫的脚。

藤村卫,卒,且卒的不明不白。

“凉,你不要再欺负卫了,...爸爸他每天要为作曲烦恼也是很辛苦的。”昂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卫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卒×2。

“啊哈哈,Growth就好像一个真的家庭一样呢!”

“毕竟这里也真的是我除去亲生父母那边的第二个家嘛。”凉轻轻地笑着,“剑,昂,还有卫,最喜欢你们了哦。”

“想不到凉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今天的菜里是加了魔法了吗?”

“剑?^_^ ”

“哈哈哈,这样也不坏嘛,凉~”

“剑,再不开饭,汉堡肉要凉了哦。”

“那么,我开动!”

温暖的暖色灯光下,Growth一家一如既往地在欢笑声中开始了愉快的晚餐时间。







【月野幼儿园卫→昂凉剑】Astorgos——抚爱


“小昂,小凉,小剑~到这里来啦,现在到午睡的时间啦~”

卫呼唤着小孩子的名字,帮他们盖好被子。

小昂躺在哪里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盯着卫看。

“怎么了,小昂?”

“...mamoru...睡不着。”

“嗯,我也睡不着。”小凉睁开眼睛。

“我睡不着呢,mamoru~”小剑也睁开眼笑起来,他或许是故意的。

“大家都睡不着啊,那么我来给你们唱摇篮曲好不好啊?”

“好!”三个小孩子异口同声叫着。

“那先要好好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哦。”

卫再次帮他们盖好被子。

他座在床边,放轻声音,唱了一曲温柔的歌,也许是他自己新编的,也许是他从哪里听来的,但至少旋律轻扬很有安眠效果。

大家都睡着了。

卫停止了歌声,低头看着安静躺在那里的三个小孩,他用手背轻轻碰了碰小凉软软的小脸蛋,欣慰地笑起来。

“总感觉自己没有结婚就当了爸爸....”

“直到你们长大成人,都会一直守护你们哦。”

卫俯下身,轻轻地亲吻了三个孩子的额头。

“愿你们在爱与温暖的陪伴下健康成长。”


【乙女向】攻略林林

林→你,是一个类似恋爱游戏增加好感度触发剧情的小段子集合。林林的男朋友女朋友可以来感受一下,可爱和帅气属于林林,ooc属于我。

ready?

start!


0——“哦,你找笨...马场有事吗?需要侦探的协助工作?是委托人啊,啧,那个笨马...(小声)那你不着急的话先到沙发上坐一下吧,他现在还没有回来。”

“嗯?我的名字?我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



10——“你又来了啊,先到那边坐一下,我去倒茶。”

“茶好了,不过是一般的茶而已,凑合喝吧。”

“我的名字?你就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吗?”

“什么?我可不是马场那家伙的女朋友!呵,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

他把你推倒在沙发上抽出小刀,用刀背抵住你的脖子:“我叫林宪明,19岁,男,是个杀手。”

他说着,嘴角露出得意与嘲讽的笑。




20——“喂,我说你,今天的衣服挺好看,难不成你衣品还不错?”

“哦!你还有这样的裙子,很不错嘛,这条的款式我之前也想买来着!”

“真是越来越想把你杀了,然后占领你的衣柜了。”

他嘴上说着残忍的话,却愉悦地笑着。





30——“明太子什么的真的有这么好吃吗?为什么你和马场都这么爱?”

“我的话对于食物倒是怎么样都好...”

“诶?你为什么打开一盒新的明太子?”

“这个...是要给我的吗?我...对于明太子什么的并没有...”

“...不过,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开动了。”

“...谢谢。”





40——“生日礼物?给我的?”他打开了袋子。

“啊!是XX牌子的连衣裙!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

他跑到里屋:“你稍等,我换一下衣服。”

“好看吗?”他在镜子前面转了一圈,语气里充满兴奋与欢愉,“不愧是我,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这个真的可以给我吗?...我还是第一次从别人手里收到过衣服,由别人亲手给我的...”

他轻轻捻着裙摆的布料,第一次微微脸红了。






50——“啊啊,累死了。”他浑身是血地推开门进了屋,把占满血的西装外套扔到洗衣机上。

他不顾及你的存在,解开了衬衫的衣扣,白皙的皮肤露出来,索性并没有伤口,证明衣上的血不是他自己的。

“啊,你在这里啊?”

“没事,我并没有受伤,好得很,虽然就是很累罢了。”他耸耸肩,打算解开腰间的皮带。

“啊?怎么了?...哦,说起来,你是女人噢?”

他低下头沉默了两秒钟。

“!!”

“不,不要看过来!我会去浴室脱衣服的!所以,你什么都没看见!”

他红着脸捡起衣服奔向浴室。





60——你失踪了,被当做和林有关联的人被杀手抓去了。

“喂...笨马!快点查到那个女孩的消息,不管是和那个蘑菇头还是别的什么人打交道要到情报!”

“啧,快点去!别让我等!”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啊...”

他坐在沙发上抓着前发。

“这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

他自责极了。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我一定要找到她。”

他夺门而出。






70——“我可是职业杀手。”他一刀划过打算对你动手的杀手的脸,血溅到他身上。

“别小看人了,你们!”他怒吼着,接二连三地把赶来的杀手击败,“你们动她一根头发试试看啊?”

他嘲笑着,把杀手的头按在地上,用小刀划过他们的皮肤,插进他们的胸膛。

“看谁还敢再对我钟意的东西下手啊?我被夺去了那么多,家人也好,人生也好...你们休想再把她也带走!”








80——“已经没事了,暂时没有杀手会赶来了。”

“你还好吗?你在颤抖...害怕吗?”

他把你抱在怀里。

“已经没关系了,不需要感到恐惧了,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

他把全身瘫软的你横抱起。

“别小看我,我好歹也是个男人。”

“...别什么都不说就离开我...你知道你失踪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吗?”

他的眼睛微微湿润,语气故作镇定却有些颤抖,别过脸去。







90——“XX,我想...我喜欢你。”

他表情十分认真。

“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情,也没有喜欢过什么女人...当我产生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说实话,我自己也很吃惊。”

“我知道杀手这个职业很危险,你不该跟我这样的人有瓜葛。但是...我会用赌上生命保护你。”

“所以不论如何,留在我身边。”






100——“唔...早上好。”

“身体,还好吗?还很痛吗?”

“抱歉,我好像做的太过火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会温柔一点啦...”

“呐,XX,问你一个奇怪的问题。你后悔遇上我吗?”

“不,只是心血来潮随便问问...别误会。”

“.......”

“是吗,谢谢你。”

“我也是,从来不后悔,不管是走上杀手这条路也好,还是和你们相遇也好。”

“我是很钟意的,这个职业,你们...还有你。”

“也许身为杀手的命运本来就是黑暗的,但是遇上你之后我却开始期待能够看见光明的日子。我想,也许你就是我生命里的那一束光亮吧。”

“谢谢你,XX。”

“我爱你。”